邛九一家亲我的援藏随笔:寄到扶贫一线的一封“情书”

?

  编者按:

村驻村队员顾云磊的爱人。

  每位援藏干部的背后,都有一个家庭的支持和付出,“军功章里有你的一半,也有我的一半。”

  7月23日,是顾云磊到九寨沟援藏驻村刚满一年的日子,易兴华在千里之外为丈夫写下这封“情书”,既包含着思念,也充满鼓励和鞭策,情感真挚,令人泪目。

  云磊:

  指缝很宽,时间太瘦,悄悄的从指缝溜走。

  距你去九寨沟的日子整整一年了!

  援藏,是你回成都来工作后的愿望。清晰的记得:每一次的援藏申请被驳回时你无奈和失望的表情,我却只能安慰你,没关系,你还年轻,这一次未成功,我们下次再申请。除了安慰,却帮不了任何忙。

  终于,皇天不负有心人,去年六月底,援藏申请成功了。当你通过电话告知我这件事情的时候,我能感受到你内心的快乐。

  因为时间紧,得到的通知是体检通过后第二天就出发,也就是在进九寨前都没时间再回家看看。

  

  易兴华和女儿顾天易在一起

  第一次进去是七月十号,恰巧那天四川省大部分地区是暴雨,大到马路积水,幼儿园和中小学停课。你们从邛崃到江油,走了整整一天,看你发过来的照片和视频,我的心是揪着的痛。那会儿一个声音告诉我,让他回来,不去援藏了,身家性命比任何事情都重要。翻看你发过来的图片时,在炎热的七月,冷到手发抖。王老师看着我的样子,都跟着红了眼睛。

  最终,还是因为进九寨的道路中断,不得不原路返回。得知安全返回原单位,悬着的心才放下来。

  第二次进九寨是七月二十三号,这次你走的时候我心里很平静,不像第一次那样偷偷的泪流不止。我知道,只是想让你去安心工作,那里有比我更需要你帮助的人。

  进九寨后,几乎每天都工作到很晚,我深深的懂得,基层工作的难。好在你有那么好的领导,好在遇到了那么多淳朴的当地人,让你觉得工作难度再大,也每天尽可能的有高质量的工作。

件的艰辛。冷到水结冰时,也不得不将衣服一件一件洗干净,饮食上稍不注意就可能得的难以医治的包虫病,当你跟我云淡风轻的说着这些的时候,仿佛只是在讲一个故事情节一样。

  很多时候,上大班女儿会问:妈妈,援藏是什么东西,爸爸每次去那么久,难道她不想我们吗?

  我会说着让她能听得懂的话:爸爸是去九寨沟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了。就像在培石老家那边一样,比如路被大水冲垮了,爸爸会去帮忙修补;比如,一些种了很多水果树却卖不出去的爷爷,爸爸会帮忙联系专门做跟这个有关生意的邛崃的叔叔来收购。女儿听着这些,眼神中对爸爸的敬佩感。她会说,妈妈,我懂了,爸爸不是不想我们,他是担心那些卖不出去水果的爷爷们伤心才不能经常回来的。

  很多时候,给你打电话的时候,不是在走访做台账,就是在开会。然后就到了现在不主动联系你了,不主动联系不是不想你,而是怕影响了你的工作。

  很多时候,明明知道你经常不在家,回来了就要让你感受到家的温暖。可是,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对你发脾气,但是每次你都会好好哄我,让我感受到你的爱。

  援藏时间已过一半,愿你依旧不忘初心,砥砺前行,加油!

村驻村队员顾云磊的爱人

  编者按:

村驻村队员顾云磊的爱人。

  每位援藏干部的背后,都有一个家庭的支持和付出,“军功章里有你的一半,也有我的一半。”

  7月23日,是顾云磊到九寨沟援藏驻村刚满一年的日子,易兴华在千里之外为丈夫写下这封“情书”,既包含着思念,也充满鼓励和鞭策,情感真挚,令人泪目。

  云磊:

  指缝很宽,时间太瘦,悄悄的从指缝溜走。

  距你去九寨沟的日子整整一年了!

  援藏,是你回成都来工作后的愿望。清晰的记得:每一次的援藏申请被驳回时你无奈和失望的表情,我却只能安慰你,没关系,你还年轻,这一次未成功,我们下次再申请。除了安慰,却帮不了任何忙。

  终于,皇天不负有心人,去年六月底,援藏申请成功了。当你通过电话告知我这件事情的时候,我能感受到你内心的快乐。

  因为时间紧,得到的通知是体检通过后第二天就出发,也就是在进九寨前都没时间再回家看看。

  

  易兴华和女儿顾天易在一起

  第一次进去是七月十号,恰巧那天四川省大部分地区是暴雨,大到马路积水,幼儿园和中小学停课。你们从邛崃到江油,走了整整一天,看你发过来的照片和视频,我的心是揪着的痛。那会儿一个声音告诉我,让他回来,不去援藏了,身家性命比任何事情都重要。翻看你发过来的图片时,在炎热的七月,冷到手发抖。王老师看着我的样子,都跟着红了眼睛。

  最终,还是因为进九寨的道路中断,不得不原路返回。得知安全返回原单位,悬着的心才放下来。

  第二次进九寨是七月二十三号,这次你走的时候我心里很平静,不像第一次那样偷偷的泪流不止。我知道,只是想让你去安心工作,那里有比我更需要你帮助的人。

  进九寨后,几乎每天都工作到很晚,我深深的懂得,基层工作的难。好在你有那么好的领导,好在遇到了那么多淳朴的当地人,让你觉得工作难度再大,也每天尽可能的有高质量的工作。

件的艰辛。冷到水结冰时,也不得不将衣服一件一件洗干净,饮食上稍不注意就可能得的难以医治的包虫病,当你跟我云淡风轻的说着这些的时候,仿佛只是在讲一个故事情节一样。

  很多时候,上大班女儿会问:妈妈,援藏是什么东西,爸爸每次去那么久,难道她不想我们吗?

  我会说着让她能听得懂的话:爸爸是去九寨沟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了。就像在培石老家那边一样,比如路被大水冲垮了,爸爸会去帮忙修补;比如,一些种了很多水果树却卖不出去的爷爷,爸爸会帮忙联系专门做跟这个有关生意的邛崃的叔叔来收购。女儿听着这些,眼神中对爸爸的敬佩感。她会说,妈妈,我懂了,爸爸不是不想我们,他是担心那些卖不出去水果的爷爷们伤心才不能经常回来的。

  很多时候,给你打电话的时候,不是在走访做台账,就是在开会。然后就到了现在不主动联系你了,不主动联系不是不想你,而是怕影响了你的工作。

  很多时候,明明知道你经常不在家,回来了就要让你感受到家的温暖。可是,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对你发脾气,但是每次你都会好好哄我,让我感受到你的爱。

  援藏时间已过一半,愿你依旧不忘初心,砥砺前行,加油!

村驻村队员顾云磊的爱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