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上海中国第一个电影皇后张织云,晚年为何在香港乞讨为生?

小路上,有一个瘦弱的老妇人,不停地拉住过路的行人,口中不断地念叨着一些事情……

“阿囡,侬还舍不得姓卜的?”继母又一次劝说张织云了……张织云听了心乱如麻,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这时候又有一位男人出现在张织云的生命里,他就是人称“东南亚茶叶大王”的唐季珊。

唐季珊在乡下早有妻室,可依然风流不羁,是一个风月场上的老手。“张小姐,我是唐季珊,我老崇拜侬格。”“唐老板,侬好,侬忒客气了。”“我讲的都是真心闲话,我唐某人可不轻易夸奖一个人的。”唐季珊笑容可鞠地望着张织云……

张织云得意地笑了。这一夜张织云与唐季珊跳了场通宵舞。“你这样摆来,我这样随……”这样的日子真过瘾啊!一直到天蒙蒙亮时,张织云才回到了家。

“织云,侬昨晚上到啥地方去了,我担心死了!”卜万苍焦急地询问张织云。“去跳舞了。”张织云懒洋洋地躺在床上。“去跟啥家跳舞了,要跳一个夜晚?”卜万苍继续追问道。“当然是大老板了,侬有能力陪我去伐。”“织云,侬要珍惜自己,侬昏头了!”卜万苍生起气来了。

“卜万苍,我去跳舞是为了工作,侬管不着,我又不是侬的老婆!”张织云愤怒了,她离开了这个家。“织云,织云……”卜万苍追了去,拉住了张织云的手。

“走开!”张织云甩开了卜万苍的手,窜过马路,跳上了一辆黄包车,回娘家去了。

“织云,织云……”卜万苍一路追赶着,张织云没有回头看。

“阿囡,现在侬晓得了伐,姓卜的还没跟侬结婚就这么凶了,要是侬嫁给伊,还不把侬吃了吗?”继母又开始叨叨叨了。

“老母,伊,伊……”张织云摆弄着衣角,不知所措。

“好了,阿囡,别烦心了,侬看啊,这些礼物都是唐老板送格,珍珠项链,名贵绸缎,连我这个老太婆也有份呢!”

真的很漂亮哦,张织云看着这些闪闪发光的首饰,布料,喜不自禁地笑了。

“阿囡,侬现在晓得了伐,唐老板比姓卜的好不知多少倍,那个姓卜的送得起这些东西吗?”

张织云心中的天平开始倾斜了……唐季珊再接再厉,开舞会,办宴席,送珠宝,邀请记者采访张织云……

所有的这一切都大大地满足了“电影皇后”的虚荣心。

“织云,我唐某人讲闲话算数,侬踞了我,享福的日子在后头呢,这些东西只是小意思,我还要带侬去美国好莱坞当国际明星呢!”唐季珊搂着张织云,一边说,一边吻着她。

“我可以去美国好莱坞,当国际明星了!”张织云的心中己经作出了决定。

“卜万苍,阿拉缘分己尽,分手吧!”张织云冷冷地说。“织云,我不同意,阿拉是有真感情的。”卜万苍急切地表白道。“那是过去,现在没了!”“织云,侬不要相信那个姓唐的男人,伊是骗侬的,我调查过了,伊在乡下有老婆的。”

“住口!我不管,唐老板答应我的,伊可以跟老婆离婚的,何况伊还要带我到美国好莱坞去,侬有这个本事吗?”张织云依然冷冷地说道。

“织云,侬不要听伊吹,美国好莱坞不是好混的,织云……”张织云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,她离开了卜万苍,退出了电影界。

“跟了季珊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。”张织云与唐季珊同居了。

唐季珊没有与乡下的老婆离婚,他做生意的本钱与人脉都是这个老婆给的,他根本不可能与妻子离婚。

“季珊,侬骗我,侬骗我。”张织云哭了,她觉得自己上当了!

“织云,侬不要急嘛,事情总要一步步来格,我先带侬去美国好莱坞,等侬当上了国际明星,我再办离婚的事情,好伐?”唐季珊信誓旦旦地说着。

“是呀,我就要当国际明星了。”张织云又一次相信了唐季珊的话。

话说卜万苍自从张织云走后,内心异常痛苦,他是真爱张织云的,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他都不许别人提到张织云这个名字。“我再也不想见到这个女人了!”爱之深,责之切!民国37年,卜万苍移居香港,继续从事演艺事业,拍摄了很多经典的作品。

再回过头来说张织云吧,唐季珊这次倒没有食言,他真的带张织云去了好莱坞,可是美国人对中国的“电影皇后”与唐季珊的茶叶并不感兴趣,没有一家电影公司聘请张织云,也没有什么人购买唐季珊的茶叶。唐季珊失算了。“侬这个女人,真没用,气死我了!”失意中的唐季珊把气都撒在张织云身上。

“这哪能都怪我,是伊拉不给我机会。”张织云委屈地分辩。

“闭上侬这格臭嘴巴,什么电影皇后,吹牛皮!”,唐季珊走了。

……在美国混不下去了,唐季珊只得带张织云回到了上海。“这个女人已经没用了!”唐季珊的心早就变了。“阮小姐,我老崇拜侬格,我唐某人从来不轻易夸奖女人的。”多少熟悉的台词啊!只不过这次的女主角换成阮玲玉了。

唐季珊已经决定抛弃张织云,改追阮玲玉了。张织云怎么也没有想到,唐季珊竟会如此绝情!“季珊,侬到底想把我怎么样?”张织云忿忿地说道。“这个嘛,侬自己识相些了。”唐季珊叼着烟,斜着眼睛看着张织云。

“唐季珊,你不要太过份了!”张织云气急败坏地嚷着。“我哪里过份了,我带侬去过美国了,人家不要侬,我有啥办法?阿拉的帐老早就清了。”唐季珊不再看张织云了,他要追逐新的猎物。

“我的天哪……”张织云心如刀绞,烦闷时唯靠“阿蓉”。

“老母,我受骗了……”“阿囡,跟姓唐打官司,?伊一笔。”“打官司,我没证据。”“唐老板不是写过如果抛弃侬,就赔偿侬20万钞票吗?”“这张收据没了!”张织云大哭起来。这张收据早就被唐季珊销毁了,什么赔偿金都没有了。“侬这格戆度!”继母起来转身走了,从此再也没有管过这个女儿。

“反正不是我养格,管伊死活呢!”张织云被唐季珊扫地出门了,她什么都没有带走,真的净身出户了。“我悔啊!”张织云痛心疾首,懊悔不已……现如今,哭也晚了,悔也迟了!

张织云一个人孤独地走在街上。在上海生活什么都要用钱啊!为了生存,张织云在1933年重返影坛,主演了有声片《失恋》,1935年又主演了《新桃花扇》,然而那时的人们已经不再关注张织云了,再加她本人国语不佳,这两部电影反响平平。

“张小姐,对不起了,阿拉不需要侬了。”“现在的观众捧的是蝴蝶,王人美,陈燕燕,啥人还记得侬这格过气明星。”

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代新人换旧人。属于张织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……

在香港的街头,有一位老太太,念念叨叨地说个不停……“我是上海的电影皇后,电影皇后啊!”

人们步履匆匆,谁也不去理会她。

时代抛弃了张织云,社会抛弃了张织云,所有的人都抛弃了张织云!这是谁的错呢?路是靠自己走出来的,是虚荣心毁了张织云。

旧上海首位电影皇后张织云晚年在香港以乞讨为生,死期不详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